真人怪谈之小山妖孽1(原创)

longskay2月前24 次点击

本帖最后由 longskay 于 2019-6-12 11:09 编辑

姥爷拿出他镶着玉嘴的大烟袋,把古铜色的烟袋锅子伸进狐狸皮做的烟叶袋里面。目光变得迷离而深远。我知道故事要开始了。
    那是一年特别炎热的夏天,虽然小麦长势喜人。但却有一股莫名不安的情绪在蔓延。
    附近村庄近几个月不断的在丢失牲畜。几个村子虽组织了巡逻队。迟迟不见效果,也没有一点牲畜自己走丢的痕迹。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    有天夜里,张老三(化名,光棍)和邻村老表巡完逻多喝了两杯,凌晨到了家门口打开锁晃晃荡荡的推开门,哐当一下就摔在了地上。老三想真是
喝多了怎么脚都抬不过门槛了(农村旧木门都有门槛)!可回头一想不对呀我刚才不是迈过来了吗,可回头一看啥东西没有,虚惊一场。
    哈欠连天,管不了这么多进屋睡觉了。刚躺下不大会就听见家里羊圈里的羊不停的咩咩不停的叫,老三这刚梦会情人被打断正气不打一处来,顺手拿
起掏灰扒(烧火用的)准备教训教训这两只羊,刚出门就看见一个黑粗的影子从墙上往下溜,因为天黑也看不清楚,老三见状不对大喊一声:“狗日的,那个王八蛋偷老子东西”。一个硕大的蛇头慢慢从墙边伸直抬起来,头上长着一个形似公鸡鸡冠的东西,后来老三自己回忆说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的情景。它的两只眼睛会发光就像探照灯一样直射你的心灵、目光里面充满了无尽高傲、冷酷对你的不屑一顾。虽然是炎热的夏天可浑身却冷的如坠冰窖,一眼看下来感觉自己卑微异常的恐惧,当时吓的老三两腿打颤动不了,嘴巴怎么也张不开发不了声音。它抬头看了一眼就顺着墙爬走了。
就这样第二天事情传开了。一条至少水桶这么粗的蛇(北方),丢失的牲口应该是被这条异常大的蛇吃了。后来从离我们这里大约20公里的乡亲带了口信,说是知道这头蛇的出身。原本这条蛇是住在这座山上(是县里唯一的一座山吧,我们是平原地区),海拔100米左右。山附近村民听老人说,这条蛇很早就在了,偶尔还能看见它,不过它看到人就远远的就绕开了,从来没有攻击过人。老人们还说这些年咱们这里风调雨顺这条蛇也算有些公德,不过都无从考证了。
     可是近些年开山建房,打猎开荒,估计是严重影响到了它的生存环境,它不离开这里就只能吃老百姓的牲畜充饥了。说来也巧,在我们这里村交界处有一颗三人合抱的大槐树,因为树长在坟地附近又因为树上上吊死过人,父母都不允许小孩去哪里玩。这天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捉麻雀爬到树上去,看到很多羊角、牛皮牛毛,就吓的告诉了家长,这样一来二去大家都猜测这个蛇应该是吃了东西,到大槐树上面消化。

对这个蛇有了初步了解以后,各个村子话事人就集合一起开了个会,说是以保护广大村名的财产(蛇皮走位)准备宰了这条蛇。可是抓又不会抓、逮也逮不住,就在大家商议拿不出对策的时候,来了一个南方人(非歧视,真人真事)。是个看风水的风水师,穿的挺洋气的。他说可以帮忙但是有个条件,他要蛇的一双眼睛。
      就这样过了几天,他把附近村子、河边、山附近都转遍了,就把话事人都叫了来说是有办法了。他说:这条蛇是从附近的河游着来、从村子里面吃饱了到大槐树消化晒太阳、休息好了再从田地里面回到山上去。想对付它不难,但是它已经有了修行一般的刀枪对它没有效果,再就是凡不是属虎和属龙的一概不参与这次行动。他让人准备一盆四眼黑狗(就是全身黑,但是眉毛是白色的)的血,把铡刀(就是家里面铡草用的)磨锋利,翻过来用黑狗血在铡刀上抹匀了,埋在大槐树下面露出锋利的刀刃。准备两只羊绑在大槐树上面。派几个人去大槐树和附近的麦田里放风。风水师说不用人,它自己会伏法。
     不到两天这条大蛇确实“伏法”了,准确说是第二天的早上,人们第一次看清了他的真面目,整条蛇身是暗金色,皮肤上全是花纹,头上顶着一个鸡冠,水桶粗细。它在准备上树吃羊时被锋利的刀刃豁开了肚皮,它见机不好从麦田里疯狂逃窜,人们在后面追它,麦穗被染成了血红色,麦子被蛇压成S型。据说被豁开肚子他还跑了10多公里,6个小伙子用棍子没能抬起来。南方人用刀子当场把蛇的眼睛挖下来,放到了一个木质的盒子里面。然后坐公共汽车当天就离开了村子。
     姥爷深深吐出一口烟气,仿佛往事就在烟雾之中,举起烟袋在马扎上把烟渣磕掉。我问道姥爷,那后来那、蛇的眼睛那?姥爷说,当时很多人问风水师,要眼睛有什么用,他只是笑笑从不回答。直到姥爷很多年后打猎碰到“它”才知道这个东西叫“定风珠”或者“定水珠”“定火珠”。或许真相只有风水师自己知道吧。
待续..................


故事虽有虚构,但是真实事实为基础!







最新回复 (12) 直到 2019-06-13 12:01
返回